苏未狂

咸鱼写手

『左缪』确认过眼神

cp如题——阿西吧,被逼无奈
初见梗,瞎逼逼的。
occ的飞起。​

-
缪重还是高中的时候,会去一个酒吧唱歌,但他不是驻唱,只是偶尔去那边唱几首就走,他虽然穿的常服,个子高,长得又不错,柔软黑发束向右边,声音也好听,是属于低沉富有磁性的,自然就有人捧场。
-
他在的时候,姑娘格外多,因此酒吧老板会调侃他几句,而他只是默默把玩着手上的东西不大在乎这些。
-
缪重坐在台上,手握着话筒,就感觉到了闪光灯亦或各种视线,但缪重不大在意,他第一次唱的时候也没有怯场,毕竟他喜欢而且想唱歌。
-
但他当时只是个学生,不能常来,而且他很快就要当偶像了,当公众人物的话,常出入这地方会被追踪的狗仔乱拍,并且第二天还会胡乱写报道。
-
缪重遇见了一个人,是在他最后一天待在那个酒吧的时候遇见的。​
-
酒吧外,下雪了,此刻正是这里夜晚狂欢的时候,因此这段路并没有因为下雪就冷清起来,反而依旧灯火通明,缪重唱歌的酒吧就在这一片灯红酒绿之中,他想着明天就不会再来了,能再待一次的话,也挺好。
他现在走的这段路离那个光亮的世界还有好一会儿,分明就是两个极端。
“哈.....”​
缪重向手中哈了口气,他没有戴手套,修长的十指发红,他搓了搓试图让温度回升,但是并没有什么用,于是他放弃了,将围巾向上拉了一下遮住半张脸。​
-
一辆黑色的车疾驰从他旁边擦身而过​,险些碰到,但并没有停下,直直向那个世界而去,缪重微微皱眉,什么也没说。
-
当到达酒吧的时候,雪小了很多,他看见了那辆黑车,就停在路边,但是车上没人,也不一定进了这家酒吧。
“哟,小猫咪今天来了啊,还以为你不来了呢。”​擦着玻璃杯的酒保痞笑着说。
暖意席卷了身上,可是缪重感觉不到任何暖意,身上的温度也是凉的,缪重​懒得于那个酒保争,嗯了一声,就准备去找酒吧老板了,毕竟从第一天起酒保就勾住他的脖子叫小猫咪了。
-
对于缪重没有理他,酒保也已经习惯了,毕竟也不是第一次被冷淡​对待了,更何况,缪重就这个性。
“对了,看见老板了吗。”​
缪重到处扫了一圈,​都没有看见那个大叔,他只好过来问问酒保,酒保则刚刚秀了一把调酒技术,收拾着吧台,他连头都没抬。
“我不知道老板在哪了,不过他今天确实来了就没有出现。”​
-
不再纠结老板到哪的问题,缪重收拾了一下,准备​上台唱歌,而有人自然是眼熟他的,也有人是每次来碰个运气等他。
-
这里已经很熟悉了,突然​离开,莫名有些不舍,缪重今天唱的有些伤感,当间奏的时候,他照常扫了眼下面,却对上了一个眼神,这个眼神里有相同的打量,甚至有些缪重眼里没有的,缪重不知为何心跳漏了一拍,他跑了神,差点连歌都没接上,幸亏没有出什么大的问题。
但是有一点,缪重不感觉冷了,连体温都回升到正常,他摸了摸耳根,很烫。
-​
​缪重有些懊恼,不再唱了,下台前,他确定了一下那个人在的位置,是被珠帘幕罩住的,隐隐约约的,看不大清,但老板从里面出来了,面色有点凝重,缪重向酒保打了一声招呼,准备离开前他又去找了酒吧老板。
“小缪啊,怎么感觉今天你那首歌有点不稳呢。”​
但是一见到,老板倒是先发话​了,和平常一样,似乎缪重刚刚看见的是错觉。
-
缪重没有回话​,郑重的鞠了一躬。
“谢谢你让我在这唱歌。”​
老板被那鞠躬吓了一跳,但是他看着这个少年​,更加成熟了啊,这个孩子,他笑了笑拍拍缪重的肩,“回去吧。”。
-
缪重出了酒吧门,这风夹雪却越来越大了,明明刚刚快停下了,一瞬间,缪重没有抓住围巾,围巾落在一双鞋前,巧的是,这双鞋的主人也是刚刚那个黑色车的人,他拿起的围巾,而缪重走了过来,他抬眸的一瞬间,动作停顿了一下,而缪重确认了这是刚刚在台上相对的眼神,并且呼吸停滞了一下,缪重不确定自己在那人的眼里是否看到了惊讶这种东西,因为那人掩饰的足够快。
他嘴角上扬一个弧度,挑了挑眉,将围巾扔到了缪重怀里,而后坐进车里走了,不是来的方向,而是直直向前。
​-
​缪重站在原地,将围巾系上,离开了这里。
​-
​雪依然下,待到凌晨都未停。

评论(5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