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未狂

咸鱼写手

全职高手『娱乐圈』

存存脑洞啦。

娱乐圈☞

延续原著的无感情线向☞

但其实细细可以品出来一些cp向的,不会明显☞

叶修-前影帝,戏路很广,演技很棒,真实不做作,受人欢迎,也有黑粉,在2018年,选择退出娱乐圈了,没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,只是嘉世公司的一篇通告宣布了叶修退出娱乐圈,而叶修的微博一句“休息一年,我会回来。”,和通告里的永久退出,根本不符合,因此引起多人猜疑,叶修退出的真相。

苏沐橙-嘉世目前的招财猫,外表靓丽,从出道开始,不闹绯闻,不闹各种幺蛾子的事,性格很好,最初是没有黑粉的,微博底下一片亲近,然而因为和叶修,和轮回的周泽楷合作过电视剧,被一些女友粉表示不满,那段时期,嘉世有意推出叶橙的cp,女友粉更不喜欢她了。

孙翔-叶修走后,嘉世的新星,后台硬,家里有钱,是个富二代,他其实挺努力的,但有时候视频里的傲慢不被人买单,又因为叶修的离开被猜测和他有关,他饱受着争议,代替着嘉世里叶修的位置,他还在成长中。

没有结束,我慢慢继续码。

楚留香女团正式出道

☞脑洞存放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填。
☞目前团队名称未定,你们可以底下留言啊。
☞欢迎讨论啊。
☞至于男团emmm,应该也会码了。


云梦·叶荀筱

温柔如水,体贴乖巧姐姐的表面是骗人的,其实很霸道,可以说穿衣风格外表和个性是很不同了,对待事情负责任认真是确实不错,中草药知识十分丰富。
定位:A爆的队长·创作型【写词】
粉丝名称:当归
应援色:天蓝色
粉丝给她的称呼:总攻姐姐 双面筱筱 厨房杀手
经历:事实上出生在一个中药世家中,明明应该是一个严肃的家族,但她却偏偏选择了出道。

华山·楚芸

​可以说是团里话最少的了,但声音很好听,不是面瘫!!!气场很强大冷淡,所以给人感觉都是高冷的,但事实本人只是不常常表达自己真实的一面,行动派,基本能做就不废话。
定位:团队的主唱·演技很不错·意外的会武术
粉丝名称:长白
应援色:纯白色
粉丝给她的称呼:云云  白兔子 云兔兔
经历:没有特别的亮点,普通的家庭很和谐,父严母慈,父母送她习过武,体力很棒。

暗香·萧疏影

妩媚,诱惑的可人儿,个性要强,从来表面都是一副无所谓慵懒的模样,唇角扬起恰到好处的弧度,眼角眉梢皆是风情,从内而外的御姐,酷帅狂霸拽,说话毒舌不在乎他人想法,其实很会察言观色。
定位:团队的主舞·创作型【谱曲】
粉丝名称:浮月
应援色:高贵典雅的紫色
粉丝给她的称呼:女王大人 蜀黍 九尾狐 狐狸姐姐
经历:其实是富家千金,大概就是属于那种,不想认输,否则就要回去继承那blabla多少的家产。

沧海·孟明月

小巧可爱的萝莉,如同洋娃娃一样精致,但其实也是与外表不符的暴力啊,有些任性,但是知道大是大非,偶尔在小事上喜欢与人相反,带刺是个傲娇的,爆发力很强。
定位:团队的忙内·rap·吉祥物
粉丝名称:遗珠
应援色:正红
粉丝给的称呼:暴力萝莉 傲娇鬼 妹妹 吉祥物
经历:她们所处公司总经理的亲妹妹。

『左缪』确认过眼神

cp如题——阿西吧,被逼无奈
初见梗,瞎逼逼的。
occ的飞起。​

-
缪重还是高中的时候,会去一个酒吧唱歌,但他不是驻唱,只是偶尔去那边唱几首就走,他虽然穿的常服,个子高,长得又不错,柔软黑发束向右边,声音也好听,是属于低沉富有磁性的,自然就有人捧场。
-
他在的时候,姑娘格外多,因此酒吧老板会调侃他几句,而他只是默默把玩着手上的东西不大在乎这些。
-
缪重坐在台上,手握着话筒,就感觉到了闪光灯亦或各种视线,但缪重不大在意,他第一次唱的时候也没有怯场,毕竟他喜欢而且想唱歌。
-
但他当时只是个学生,不能常来,而且他很快就要当偶像了,当公众人物的话,常出入这地方会被追踪的狗仔乱拍,并且第二天还会胡乱写报道。
-
缪重遇见了一个人,是在他最后一天待在那个酒吧的时候遇见的。​
-
酒吧外,下雪了,此刻正是这里夜晚狂欢的时候,因此这段路并没有因为下雪就冷清起来,反而依旧灯火通明,缪重唱歌的酒吧就在这一片灯红酒绿之中,他想着明天就不会再来了,能再待一次的话,也挺好。
他现在走的这段路离那个光亮的世界还有好一会儿,分明就是两个极端。
“哈.....”​
缪重向手中哈了口气,他没有戴手套,修长的十指发红,他搓了搓试图让温度回升,但是并没有什么用,于是他放弃了,将围巾向上拉了一下遮住半张脸。​
-
一辆黑色的车疾驰从他旁边擦身而过​,险些碰到,但并没有停下,直直向那个世界而去,缪重微微皱眉,什么也没说。
-
当到达酒吧的时候,雪小了很多,他看见了那辆黑车,就停在路边,但是车上没人,也不一定进了这家酒吧。
“哟,小猫咪今天来了啊,还以为你不来了呢。”​擦着玻璃杯的酒保痞笑着说。
暖意席卷了身上,可是缪重感觉不到任何暖意,身上的温度也是凉的,缪重​懒得于那个酒保争,嗯了一声,就准备去找酒吧老板了,毕竟从第一天起酒保就勾住他的脖子叫小猫咪了。
-
对于缪重没有理他,酒保也已经习惯了,毕竟也不是第一次被冷淡​对待了,更何况,缪重就这个性。
“对了,看见老板了吗。”​
缪重到处扫了一圈,​都没有看见那个大叔,他只好过来问问酒保,酒保则刚刚秀了一把调酒技术,收拾着吧台,他连头都没抬。
“我不知道老板在哪了,不过他今天确实来了就没有出现。”​
-
不再纠结老板到哪的问题,缪重收拾了一下,准备​上台唱歌,而有人自然是眼熟他的,也有人是每次来碰个运气等他。
-
这里已经很熟悉了,突然​离开,莫名有些不舍,缪重今天唱的有些伤感,当间奏的时候,他照常扫了眼下面,却对上了一个眼神,这个眼神里有相同的打量,甚至有些缪重眼里没有的,缪重不知为何心跳漏了一拍,他跑了神,差点连歌都没接上,幸亏没有出什么大的问题。
但是有一点,缪重不感觉冷了,连体温都回升到正常,他摸了摸耳根,很烫。
-​
​缪重有些懊恼,不再唱了,下台前,他确定了一下那个人在的位置,是被珠帘幕罩住的,隐隐约约的,看不大清,但老板从里面出来了,面色有点凝重,缪重向酒保打了一声招呼,准备离开前他又去找了酒吧老板。
“小缪啊,怎么感觉今天你那首歌有点不稳呢。”​
但是一见到,老板倒是先发话​了,和平常一样,似乎缪重刚刚看见的是错觉。
-
缪重没有回话​,郑重的鞠了一躬。
“谢谢你让我在这唱歌。”​
老板被那鞠躬吓了一跳,但是他看着这个少年​,更加成熟了啊,这个孩子,他笑了笑拍拍缪重的肩,“回去吧。”。
-
缪重出了酒吧门,这风夹雪却越来越大了,明明刚刚快停下了,一瞬间,缪重没有抓住围巾,围巾落在一双鞋前,巧的是,这双鞋的主人也是刚刚那个黑色车的人,他拿起的围巾,而缪重走了过来,他抬眸的一瞬间,动作停顿了一下,而缪重确认了这是刚刚在台上相对的眼神,并且呼吸停滞了一下,缪重不确定自己在那人的眼里是否看到了惊讶这种东西,因为那人掩饰的足够快。
他嘴角上扬一个弧度,挑了挑眉,将围巾扔到了缪重怀里,而后坐进车里走了,不是来的方向,而是直直向前。
​-
​缪重站在原地,将围巾系上,离开了这里。
​-
​雪依然下,待到凌晨都未停。

〖姜末〗皮皮团的日常

队长视角〖dei长眼中的兄弟情,其实是什么,都懂〗
日常甜饼
CP:姜末
occ的飞起

其实,晨星没有工作的时候,一群放飞自我,和平日里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他们反差极大。

……

粉丝看到会脱粉吧。

不止一次在给他们收拾烂摊子的时候想到,也不止一次想,下次一定不能帮他们整理,然而到了happ过后 ,又是自己看着精疲力尽就地倒下熟睡的他们,捏了捏眉心,无奈的将一切归与原位。

江稚鹤和墨白焱。

一个是队里的忙内,还有一个是队里欢脱的主唱。

嗯,,思考了半天,怎么都觉得相处模式,咳咳,有点可爱。

小鹤倒是很喜欢拉着墨白玩游戏,而墨白虽然也很喜欢玩游戏,但是他们两喜欢的貌似不是一种呢,墨白在小鹤的缠之下到底是被拉了过去,端着咖啡路过的我表示,虽然墨白看起来有点不情不愿的,但是身体没有抗拒啊,甚至有点期待的样子?

啊,突然想起来,墨白女装的那一次,当在后台穿出来的时候,我是破功了,而小宿和小辞两人已经是笑倒了,一旁看着的我仔细看了看几个人的表情,小江似乎没有特别惊讶,难不成,墨白之前就给他穿过?

……

有点,细思极恐。

思绪回到现在,又是没有工作的夜晚,看着满地狼藉,双手环胸,打量着倒地的队友们。

不过,两人倒下来都是小江头枕在在墨白的身上。

他们两关系的确很好。

对吧。

想着,小江的脑袋还蹭了蹭墨白,墨白迷迷糊糊的说了声“痒——”

从一旁摸出手机,拍了照。

“嗯,明天给他们看。”

【“记忆是一条早已干涸的河流,只在毫无生气的河床中剩下零落的砾石。”】
姓名  缪重
性别  男
年龄  二十一
性格 
高冷傲娇其实贼爱操心,心思缜密细腻,冷静且理智,对人的心情会察觉的很敏感。
话不算多,但不是惜字如金,十分精简,成熟稳重。
其实脾气好,但常常话语狠辣。
喜恶 喜好不会明显表示,厌恶一个人待着却表示的十分明显。
职业 晨星男团的队长
经历 红旗底下根红苗正的少年,然被抛弃过三次,因此不大喜欢一个人带着。
外貌 柔软长发常低低束在脑后,桃花眼,薄唇绯色偏浅淡,嘴角有颗红色的痣。
备注 爱猫爱狗

疯魔组

“嘿,海盗先生。”

不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雷狮,他本该不予理会却鬼使神差的停了下来,入目是个穿粉衣带着星星坐在一轮弯月上浮在半空的女孩,不过那可不是玩的,那可是星月魔女的武器啊。

“哟,这不是星月魔女凯莉吗,又有什么鬼点子了。”

雷狮将雷神之锤抗在肩上,抬首看着那个魔女,勾起狂妄不羁的笑容,紫色与蓝色火焰的撞击擦出了火花,空中弥漫着火药味,然被她的下一句打的烟消云散。

“喂,疯子,要尝试同本小姐交往吗?”

姑娘咬着棒棒糖从星月刃上跳下来,因着身高差距,雷狮明显视线下移,凯莉发出的声音有些含糊,可惜被雷狮听的是一清二楚,只是似有一颗炸弹在雷狮耳边绽放,一时间有些愣住,不确定的上下打量她几眼,然后笑了。

“你!笑什么!本小姐可不是个随便的人。”

“哪里,盛情难却啊,魔女小姐,那本大爷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。”
那是狮子想要捕获猎物的眼神,毫无疑问,星月魔女既然主动上门,哪有不接收的,更何况。

既然各怀鬼胎。
何必十分真诚。

忽然一片阴影压下,风吹树歪,雷狮抬眼看了眼上方,发带翻飞,雷狮不管对方再说什么,手腕一拉搂入怀中,打横抱起一跃而上,动作十分娴熟流畅。

“真不愧是海盗的做风。”
从下传上声音,两只脚踩在飞船上,却并不着急放开她,雷狮低头凑近,近的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,她的眼蔚蓝,纯净而透彻,雷狮心想看来这位魔女小姐也没有根本那么坏。

“既然知道本大爷是海盗,那就要有觉悟做海盗的女人,魔女小姐。”

“管你想的什么,本大爷无所畏惧。”

疯子与魔女,不是很好的一对吗。

请求

挥舞的小剪刀:

对啊呜呜呜呜


默玖:



是这样了,热度高的粮大部分已经吃过了,只想吃些新粮……




虚度浮生:







Nobu_碳:















空桑:















请求

  










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  










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,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,关爱己圈,人人有责。

  














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

  















  














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,一块最新,一块最热。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,一进到tag,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,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。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?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?

  














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?

  














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,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?

  














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,能分出哪些合胃口,哪些不合胃口,今天更新多少,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,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??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??

  














还弄个24小时榜,周榜,半天就划到底了,那些用心产出,粮食质量高,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?

  














另外,据说(看到有人反映,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)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。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,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,至少微博是这样(摊手)

  














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,一视同仁,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,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,整齐的最新粮食,而不是最热。

  














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,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。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,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,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,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?

  














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,保持自己的特色,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,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,谢谢。

  














 @LOFTER小秘书 



















“啧”

提了半壶酒,站在营帐前,日已黄昏,满目黄沙被黄昏所照的有些发光,目光突然有些晕眩,伸手揉揉眼,面上一派平静,心里却暗道着这药怕是又缩短时间了。

抬首豪迈的灌酒一口,试图解解这晕眩的感觉,当然毫无用处,仗着余晖,仗着还未彻底看不清些东西,虚浮着步子,懒懒散散的拉开帘进帐里去。

“你这!”

当沈易掀开了营帐的帘子,虽然早就习惯这幅场景却唠叨也成习惯,伸手揉了揉眉心十分头疼,随意就席地而坐靠着摆在一旁的桌案,手上握着把剑,连灯都没点,旁还倒着个酒壶,正从口处滴滴答答的往外滴酒。

眼神没有焦点,模糊的听见个声音,要不是从小到大的交情,这手上的剑就已经要往人身上招呼了,逐渐缓过神,眼里也有了焦点,放在了沈易身上,看他点着了灯,顿时明亮了起来,再看他望着自己,用想的夜能想的出他的脸色。

"我说你啊,迟早有天得看不见。"

"你说什么?我听不见。"

这次是真听的模糊不清,不是装出来的一脸迷茫,当然个中意思却太清楚了,当然也不可能就那么有良心的去听听沈易的话,果然他又无奈的只能转身去煮药。

待喝完药,还坐在地上,沈易则是因事去忙了。

又静了,这次皱眉踉踉跄跄的扶着一旁站了起来,帘子又一动,这次却不是沈易,当剑快架到人脖子人,听见人急促的声音叫自己,才眯了眯眼仔细辨认出这是谁来,是自己被赶鸭子上架白得的儿子,当然自己从来不是好爹,一时间内心有些复杂,毕竟也没想到他会来,静了很久,除了他对自己的一系列动作以外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,静到即使自己表面一片云淡风轻但内心极其焦灼希望他开口,等了很久。

"你怎么了?"
即便声音干涩有点硬,但在自己听来可是十分令自己惊喜了,连头疼都安了几分,但是从来没服过软的自己则是玩笑般的开口。
"叫个小白眼狼气的,殿下帮我拿壶酒。"
急切希望酒能让自己缓解缓解。
长庚转头看着倒在地上的酒壶,又环视了周围一圈终于找到了,拿来递给自己,药效早在他问自己的时候到了,视力与耳力皆恢复了,酒灌进嘴里的动作十分精准,早在之前就喝了两三壶,这次有些晕了,难得在晕的时候莫名发现了些良心。

"你放心,到京城义父护着你。"
"我还在。"